看臺上的“孤勇者”,8年後帶隊奪冠了


看臺上的“孤勇者”,8年後帶隊奪冠了

2012年的2月,巴西豪門格雷米奧在南大河州聯賽裡主場4-1擊敗了小球隊FC聖克魯斯。這本是一場沒什麼人關注的小衆比賽,卻由於一名球迷意外走紅。空蕩蕩的客隊看臺上,只有他和身邊的半杯可樂,組成了“孤獨的遠征軍”。

2020年第四季央行准备资产 创历史新高

八年之後,這段故事再度點燃,並且從巴西國內火到了世界各地。因爲這位球迷後來成爲了聖克魯斯的主席,熬過俱樂部和個人的破產危機,帶領球隊在2020年南大河州盃賽成功奪冠,拿下隊史107年來的首個冠軍。

湖人“黑七”之后还能更进一步吗?NBA历史仅一队突围

驕傲的他坐上看臺,照着當年的動作又拍了一張照片。這次身邊的不再是半杯可樂,而是一座代表着榮譽的冠軍獎盃。

今天,就讓我們走進蒂亞戈-雷希的故事。一個關於社區足球、兒時夢想、堅持與放棄,以及絕望中重生的故事。

【一個人的看臺】

南聖克魯斯市是一座南大河州中部沒啥名氣的小城,最早由德國移民聚集而來,人口也就10萬出頭。這裡相對能拿出手的,可能只有巴西最宏偉的大教堂之一,以及一年一度的啤酒節。

而且身在著名的足球王國,這裡的球隊水平更是完全拿不出手。聖克魯斯俱樂部雖然早在1913年就成立了,但長期以來都是一支混日子的半職業球隊,只參加每年1-4月間的洲際比賽。至於5-12月嘛,球員們各有各的本職工作,種田的去種田,開大巴的繼續開大巴。

這樣的環境,可想而知當地喜歡足球的孩子們會支持哪些俱樂部。州內的格雷米奧和巴西國際,國內的聖保羅和桑托斯,還有大洋彼岸的皇馬、巴薩和曼聯。

《半导体》联电Q2毛利率冲破3成 每股赚0.98元

蒂亞戈-雷希卻是其中的“異類”。

12歲時,他被父親帶去看了一次聖克魯斯的現場比賽,從此愛上了足球。和周圍的孩子不同,雷希始終覺得電視上看到的球星和球隊太過遙遠,還是家鄉球隊最有情感共鳴。於是,他成爲了一名聖克魯斯死忠粉,並且想爲俱樂部做點什麼。

一開始,雷希也夢想過參加青訓成爲球星,但很快發現自己不是這塊料。接着希望長大能成爲一名教練,真人FM帶隊逆襲,但又覺得戰術什麼的口嗨都搞不利索。最終在15歲那年,他找到了一條看似最合理的出路,一本正經地告訴父親:“我要成爲聖克魯斯的董事會成員,甚至是主席。”

砂石場別再挖!科學家靠藻類養出零碳排水泥磚?

父親笑着對他說:“好啊,到時候我替你出錢!”

大部分人都不會對年少的豪言壯語當真,也包括中二少年自己。雷希雖然每年都會去看聖克魯斯的比賽,但平時還是普普通通地讀書,然後考上大學去讀了個新聞學專業。

十万出头的2.0T你敢信?试驾奔腾B70S

畢業後,他在州內首府阿雷格里港找到了一份相當不錯的工作,在一家著名的大報社做記者,收入穩定,前途光明。

接着,就到了咱們開頭說的那一天,撥動他人生齒輪的那場比賽。

當時,聖克魯斯在洲聯賽裡客場挑戰格雷米奧,沒有任何球迷願意爲這麼一支小球隊跑一趟150公里的的“遠征”。不過,格雷米奧所在地正是雷希工作的阿雷格里港,球場距離報社也只有幾分鐘路程。

北京上门现金收车欢迎车主比价后联系我们

於是,他提前從衣櫃翻出一直帶在身邊的聖克魯斯球衣,下班後直接套上奔向球場,爲家鄉球隊、也是自己的主隊加油助威。

而當雷希買票入場,坐到客隊看臺的時候,現場廣播播報:“今天格雷米奧競技場一共入場5387名觀衆。”如果再細分一下的話,那應該就是5386名格雷米奧球迷,再加1名聖克魯斯球迷。

雷希本人並不感到意外。聖克魯斯這麼個小破隊本來就沒啥球迷,原本可能會有些球員的親戚朋友會來,但當時是週六晚上,大家不是在海灘嗨着就是在酒吧嗨着。像他這種加完班還跑來看球的,想想也沒別人了。

可是,故事開始往意想不到的地方發展了。

比賽的第17分鐘,聖克魯斯居然面對強大的格雷米奧打入了一粒進球。現場導播拍完球員慶祝之後,把鏡頭轉向了客隊看臺,意外發現只有雷希一個人。他握了握拳,鼓了鼓掌,並沒有顯得太過瘋狂。

台股聚人氣…大戶變多了 散戶也捧場

但是,這種孤勇球迷的形象肯定太適合傳播了。中場休息時,攝像師跑來問了雷希的名字,藉由解說員告訴了電視觀衆,再通過切片和配圖迅速在社交網絡走紅。

綠依 小說

當天還在球場,他的電話就已經響個不停。爸爸、媽媽、朋友、同事……“我們在電視上看到你了!”

第二天,他接受了巴西電視臺的採訪,登上南聖克魯斯市報的頭版頭條,還收到來自9個不同國家的媒體聯繫。

第三天,他發現油管上關於自己的那段視頻,播放量超過了50萬。

接下來的半年多,雷希成爲了家鄉的網紅名人,也是巴西社區足球精神的象徵。他很享受這種獨特的身份,而讓他更驚喜的,是2013年接到了聖克魯斯董事會打來的電話。

“有沒有興趣,來當我們的新聞官?”

雷希一秒都沒猶豫,直接說了Yes。

【人生不是勵志電影】

26歲的雷希,就這麼擁有了雙重身份。平時,在州內首府有着一份體面的記者工作。週末,變身主隊的新聞發言人,隨隊參加每一場比賽。

只不過,這段充實的人生漸漸變得過於充實了。雷希在俱樂部乾的雜事越來越多,自己也經常對管理層提出許多經營方面的建議。正值球隊成績稀爛,在南大河州聯賽降入了第二級別,董事會萌生了一個引進新鮮血液的瘋狂想法。

“嘿,雷希,既然你這麼熱心又這麼熱愛球隊,來當主席吧!”

2014年,雷希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。這是兒時半真半假說出的夢想,如今近在眼前。但接受它,也就意味着要放棄穩定的工作和前途。這種半職業球隊的主席壓根沒有一毛錢薪水,說白了就是當義工。

柯佳嬿被迫研究「好孕」風水 招認:常想掐死老公!

身邊所有的親人和朋友都表達了反對,畢竟雷希半點經營管理的經驗都沒有,對足球也純粹只是個外行,父親的態度最爲強烈:“我看你簡直就是瘋了!”

然而,經過了一次交心長談,父親想起了曾經的那些玩笑話,決定給兒子一次大膽冒險的機會。他幫忙說服了其他人,雷希也辭掉了記者工作,搬回老家開始擔任聖克魯斯的主席。

新官上任,雷希的計劃是這樣的。

獨/兩岸婚經營大不易 陳妍希、陳曉夫妻檔最常被唱衰

首先,把聖克魯斯從一支只打三個多月比賽的臨時球隊,改組成全年都參加日常訓練、各種地區比賽和跨州友誼賽的常駐球隊。

其次,找當地的企業和政府大力拉贊助,結合多方力量打造成這座城市的一張新名片,從而發展壯大,長久持續。

聯合國促放人質 保障民生所需

放在勵志電影裡,接下來肯定是一路逆襲的經典劇情。但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……悽慘。

时论广场》不冒进促了解 小英踩煞车(洪奇昌)

巴西這地方可能什麼都缺,但最不缺踢球的人,以及大大小小的足球隊。聖克魯斯拿不出什麼獨特的競爭優勢,還沒來得及談妥什麼像樣的贊助,輸球就一場接一場到來。

普京:俄今年GDP有望达3%,需要更强卢布汇率,否认参与破坏芬兰天然气管道

三個月的洲聯賽還沒打完,俱樂部的賬戶就見了底。

父母婚姻吵吵鬧鬧50年,經歷外遇、家暴…如今還鬧上法院,該勸他們離婚還是形同陌路過餘生?

爲了維持球隊運營,雷希用自己的信用卡去支付了交通費用和酒店賬單,然後跟父親借錢去給球員們發工資。等到賽季打完,他在接下來的半年多也始終找不到什麼拯救財政的辦法,自掏腰包的債務繼續滾着雪球。

雷希的家庭在巴西並不貧窮,但也算不上多麼富裕。這麼住在父母家裡坐吃山空肯定不是什麼辦法,也帶來了巨大的精神壓力。他開始出現嘔吐和暈倒等症狀,被醫院診斷爲中度抑鬱。

“我陷入了極端的消極,因爲所有事情都沒有按照計劃發展。到最後,我再也不想當什麼足球隊的管理層了。我只想重新成爲一名球迷,那個看臺上的蒂亞戈。”

2015年,雷希從聖克魯斯辭職,距離他“當選”主席才過了短短的一年。

【永遠都有第二次機會】

接下來的三年,大概是雷希從十幾歲開始的人生歷程裡,距離聖克魯斯和足球最遙遠的一段時間。

城中城恶火曝露危老建筑公安 中市都发局:市府成立相关都更会

經過了接近一年的休整和心理輔導,他重新振作起來,離開父母家再次前往首府阿雷格里港求職。起初,在一家雜誌社做電子版的編輯。幾個月之後,跳槽到一家廣告公司去做客戶經理。

能得到這些工作機會,一部分要感謝他的大學專業,另一部分也有擔任聖克魯斯發言人和主席那段時間積累的經驗,無論好還是壞。而在迴歸普通工作的兩年之後,他還清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債務,儘管大部分都是父親墊付的。

不過,就在雷希的生活漸漸走上正軌的同時,他那支不爭氣的主隊卻走向了更深的泥潭。

聖克魯斯從南大河州第二級別聯賽再掉一級,已經來到了整個州賽系統的最底層。2018年,這支球隊戰無不負,包括每一場友誼賽。甚至有次訓練裡對決路邊臨時拼湊的野球11人,他們還是輸了。

周天观呛父母 王尚智:一群人像鬼魅想偷走孩子

俱樂部的董事會開始認真考慮,這麼支破隊要不乾脆原地解散吧。而一些過去的球迷朋友又想起了雷希——“當初我們都太過沖動,現在你成熟了有能力了,能不能救一下球隊呢?”

收到這樣的聯繫,雷希的內心很是糾結。

「邊上班、邊投資」他工作12年財富自由38歲提早退休:遵守資產配置三原則

這一次,他決定耐心聽取身邊人的意見。坐在父親的車上,他小心翼翼提出了再度接手球隊的設想。“我本以爲我爸會直接開車撞樹,來讓我放棄這個糟糕的主意。但沒想到的是,他沉默了半天,跟我說這次應該可以,唯一的前提是別再耽誤自己的生活。”

蔡英文拍板延长兵役 侯友宜:正本清源才令人民安心

2018年5月,雷希再度當選爲FC聖克魯斯俱樂部主席。如果說上次叫一意孤行的話,那麼這次就是衆望所歸。

大岗镇开展“亲子共沐书香,强国复兴有我”亲子线上阅读活动

而雷希這一次的管理風格,和三年前完全不同。

首先,他並沒有搬回南聖克魯斯老家,把球隊大小事務一起包辦。而是留在阿雷格里港繼續正常工作,遠程重整了俱樂部結構,把不同的工作分配給不同的人,自己只出席比賽日和重要場合。

其次,他放棄了把球隊儘快做大做強的想法,改爲重點加強與當地社區的聯繫。訓練課邀請球迷觀看,也歡迎孩子們的加入。比賽日和周邊的小商小鋪多搞聯動,勝負可以緩一緩,讓煙火氣先回到那片荒涼的球場。

一年之後,雖然成績沒啥起色,但主場觀衆從不到200人增長到了超過1000人。而且俱樂部賬本上沒有了負債,活下去不再是一個問題。

又過了一年,這個故事終於走向了美好的地方。

雷希本人憑藉俱樂部管理經驗再次成功跳槽,新單位是南大河州立法議會,工作內容是社交網絡的創建和管理,怎麼說這都是個公務員。

习近平视察浙江部队 要练兵备战

而他的球隊參加了2020年的南大河州盃賽,最終神奇奪冠。這項盃賽由州聯賽的三個級別球隊共同參與,儘管格雷米奧這樣的豪門一般只會派出青年隊,但聖克魯斯以最低級別身份參賽一路逆襲,不僅是隊史首冠,在整個賽事裡也極爲罕見。

於是,就有了開頭那張對比照片。

曾是看臺唯一的球迷,如今帶隊奪冠的主席。從互相拖累,到相互成就。

這還沒完。

小丑

2021年,雷希終於再次回到了家鄉,開始擔任南聖克魯斯市政廳的機構關係總監,某種程度上來說算是進入了政壇。

同年,聖克魯斯俱樂部在南大河州第三級別聯賽問鼎冠軍,重新殺回了第二級別。

當然了,雷希的看臺獎盃照肯定不會缺席。

《半导体》投信连11卖 环球晶面临500元保卫战

仍然沒完。

2023年,聖克魯斯在第二級別爭冠賽的點球大戰裡5-4驚險獲勝,拿下冠軍的同時,回到了闊別十年的南大河州頂級聯賽。

十年前,正是因爲球隊降級,雷希有了第一次成爲主席的機會。十年後,球隊終於回到了他計劃中的地方,但主席位置已經轉交他人了。

去年初,雷希宣佈辭職,專注於市政廳的本職工作。但每一個聖克魯斯球迷都明白這三座獎盃的背後有他多少功勞,而且……雷希雖然不當主席了,但還是這傢俱樂部的董事會成員、營銷副總監和社交媒體負責人。

“我會回來的。雖然不是現在,但我永遠對過去的一切心懷感激。哪個球迷沒有夢想過帶領主隊前進呢?所以,我還會回來的。”

這就是雷希的故事。

不是逆襲的爽文劇情,也不是狂熱信仰的奮不顧身。

這個故事只關於平凡的地方小球隊,和一個會成功也會失敗的普通人。足球並不是其中的全部,更不是人生的全部。但它是一座燈塔,會在某些時候成爲你所需要的光。

而無論是蒂亞戈-雷希、FC聖克魯斯,還是每一個看似普通的平凡人生,永遠都會有着第二次第三次機會,和無限次的可能。